大路山·梦·玛丽苏·白莲花·冰蝶

大概是个假粉,生贺拖了两天…………emmm总之ま酱诞生日快乐!又年轻了呢ま酱!!!

升温①

#银帕   注意避雷

#废话很多,没有逻辑,没有文笔,写来自己开心的

#没有剧情,就是单纯地想看小男生谈恋爱

#可能会有下一章(不会有人看的啦


“喂银爵,你说为什么明明都是黑皮肤,却就是有人能黑得那么好看呀?”帕洛斯把杂志推向了对面的银爵,用手指飞快的来回指着杂志上肤色犹如黑珍珠般高雅迷人的女模特,震的课桌不停抖动。

此前他已经打扰银爵已经很多次了,一会接着一会地向他抛来稀奇古怪的问题,虽然银爵要么敷衍了事,要么默不做声。

“谁知道呢。”银爵专心致志于工作,敷衍了一声,连头都没抬。

帕洛斯不太耐烦了,开始向银爵嘟囔:“你报告做完没有呀……都好长时间了。明明学生会这么多人,凭什么报告都得你来写呀……啊啊啊不行我要饿死了银爵,我想吃饭——”

“说过你等不了那么久的,让你先回去等着你也没听。”银爵早知道帕洛斯绝对没有耐性等自己把报告写完,也知道他能等到现在也算是很难得了,所以也想快点把报告写完,让这个小烦人精消停一会。“快写完了,你先做点作业打发时间吧,晚上想吃什么?”

“啊——作业写完了——”帕洛斯拖着长长的尾音,从座位上离开,慢悠悠地走到一张课桌旁,把杂志塞回了抽屉里。“想吃……炸鸡!”

“嗯。”银爵应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后话了,帕洛斯也在教室里晃晃悠悠,没再多一句话,期待着他的炸鸡。

直到他们离开学校,时候已经不早了,两个少年一高一矮漫步在黑夜中,怀着各自的期待。

在买完晚饭食材回家的路上,只有三三两两的路人,在漆黑的夜和橙黄的路灯下埋头前进。“去你家还是我家?”帕洛斯向银爵问道。

“我家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从小就是邻居,只是帕洛斯和银爵安静懂事的性格截然相反,整栋公寓也没几个小朋友,只好找他玩,虽然受不了他那种冷漠的态度,每次也只是找银爵的麻烦。父母亲也因为担心自己太过孤僻,没有朋友,所以他们能玩在一起都是出于各自的无奈之举。但小朋友的事,最后玩在一起了总能把不喜欢,嫌弃之类的感情放在一边。

后来再长大一些,他们开始对彼此感到厌烦,银爵向来是当作别人家的孩子被帕洛斯的父母挂在嘴边,小时候没太在意,后来被念叨得实在不耐烦,就开始寻找银爵的短处。或许是出于妒忌或是别的什么,帕洛斯觉得银爵这人惺惺作态,好孩子好学生什么的,都是装的,但他始终没有找到银爵的把柄。而银爵也从来看帕洛斯不顺眼,觉得他整天不学无术,吊儿郎当,总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,经常深夜才回的家。

那段时间他们俩几乎就没在来往,至于他们关系有所缓和还是因为前两年的事:帕洛斯的父母突然要去外地做生意,银爵的父母也在一次空难中去世,所以帕洛斯的父母帮忙照顾他,安慰他,替这个可怜的孩子感到悲伤。银爵接受大人善意,但的神情和平时并无两样,那个冷漠而疏离的表情。帕洛斯不明白为什么银爵还能做到这样的处变不惊,他终究让自己觉得讨厌。

两个孩子的不幸差在那段时间相继发生,让两个男孩在此情况下不得不相互依靠 ——不,银爵可以,但帕洛斯不行。突然失去了照顾让帕洛斯措手不及,不会做饭,不会打扫卫生之类的小事使他困扰,他不得不去依靠银爵。

仅管银爵开始并不愿意,最后还是在帕洛斯的死缠烂打下妥协了。

相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平日也没有过多的话,除了一起吃饭,教帕洛斯做卫生之外,两人就没有在有过多的沟通,在学校也是。

让他们的关系重新升温的,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——

“今天都这么晚了呢怎么还答应给我做炸鸡呢?”帕洛斯的声音突然在安静的街道上响起,有些突兀。

“谁知道呢。”

“哈,你是想当做我等你这么久的补偿吧!”

“我有什么是应当补偿你的吗?”

“谁知道呢,我平时想吃啥你会给做吗?不会吧,可偏偏今天就答应得这么爽快,你就是想补偿我吧!”

“我不管想做什么都绝不会是为了你。”

“算了,反正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,我都不会吃亏就是了。”

“是啊,反正你有便宜都会占就是了。”空荡荡的街道上,响起的是少年拌嘴的声音,和脚步踏向家的声音……

得,又翻车了。这次是梦境魔女

不小心吧翻车的发出去啦真是牙白……

本来还想画个垃圾袋ま酱的说……

[银帕]周四的你

#学pa

#银帕!!!银帕!!!注意避雷!!!

#OOC!!!OOC!!!

#写来娱乐满足脑内幻想的!!注意避雷!!!

#像这样的同人文还是第一次写


那天早晨风很大,树叶和尘土在空中飞扬,路上的学生已经寥寥无几。帕洛斯顶着风飞快的奔跑,想趁校门还没关上前到达学校,尽管他已经迟到了。“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”。帕洛斯总是在星期四算好了时间,在每周的这一天,踩着点到校,这样就可以在大清早的就能见到那个人了。

只是今天风意外地大,出行有些不太顺畅,买早餐也意外的多人,帕洛斯排了好一段时间的长队,眼看要迟到了,就索性不吃早餐了。说来巧的是帕洛斯今天就想吃那一家的早餐,别的都不想吃,吃不上就只能饿着了。帕洛斯觉得今天运气不大好,事事都不顺心,但一想到能在校门口遇见那个人,皱紧的眉头就舒展开了,脸上也扬起了甜丝丝的笑意。

帕洛斯风尘仆仆的赶到学校,仅管把头发好好的束起来,但也被大风吹得一团乱。帕洛斯不顾及这些,很快地,他就凑到负责登记的银爵身旁,银爵都不用问帕洛斯是几年几班,提笔就要往上记,却被帕洛斯叫住。

“唉唉唉——你……等会儿…你看……我都这么多次了……这次可就别……记了吧?”帕洛斯的气息还没调整过来。

银爵俯视着帕洛斯,看到他的身体随着喘息一起一伏,他们离得很近,以至于银爵拿着笔的手能感觉到帕洛斯呼出的热气。帕洛斯抬起头,一边把被风吹乱的碎发往耳后捋,一边朝银爵露出一个狡黠的笑。银爵感觉自己的手心出了点汗。

“你觉得迟到多次这种事很光荣吗?”

银爵冷冷的质问他,帕洛斯倒是很自然地朝他笑笑。

“这可不是为了见着你吗。”

听多了帕洛斯这种不要脸的话,银爵就只是叹了口气,然后就被一旁一起值日的同学叫住。

“你走吧。”银爵在过去之际轻轻的对帕洛斯说。帕洛斯听到后也是马上就跑走了,心里乐滋滋的,把早餐什么的抛之脑后了。

“副会长,你说那人怎么回事?怎么总是迟到?你和他很熟吗?”一同值日的同学很疑惑为什么帕洛斯在迟到过后就往银爵身边粘,也明显对总是在周四迟到的帕洛斯表示厌烦。银爵自然是清楚帕洛斯的行径,但他以“不知道,不熟”这样的话就把事情撇开了,没人再多问。

帕洛斯第一次见到银爵还是因为迟到,被登记时就因为银爵特别的肤色记住了他。此后就在校园中多留意了几眼,发现银爵是学生会副会长,管理能力也很好,在学生老师中都受欢迎,特别是女同学,在学校也做过几次演讲,成绩也很好……

当时就是随意注意一下的帕洛斯,后来发现自己对银爵越来越上心,视线也总是在寻找银爵的影子,对他的观察也变得细致入微。

帕洛斯很快地接受了自己有点喜欢上银爵这个事实,也为自己找到新的生活乐趣感到开心。他想让银爵注意到自己。

帕洛斯和银爵虽然不是一个年级,但却是在一层楼上,不见面是不可能的。这会儿帕洛斯和佩利正从厕所回来,聊的很起劲,也就没注意到银爵正迎面走过来。直到两人距离很近的时候帕洛斯才发现,很慌忙地抬起头给了银爵一个笑脸,琥珀色的眼睛被晴好的阳光照得亮闪闪,好像有星星在里面似的,但那不是星星,是遇见银爵的欣喜。银爵朝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,然后擦肩而过。

佩利在一边问帕洛斯有没有听见自己讲话,帕洛斯也很敷衍地“是是是”。他怎么也不会注意到,在距离还很远的时候,银爵就注意到且一直看着他了。

帕洛斯不知道,还沉浸在偶遇的欣喜中。

这节课有实验,得去实验室上课,帕洛斯经过银爵所在的班时,往里面撇了一眼,没有看到。谁知道下课就又遇到了。帕洛斯从实验楼的室外楼梯上下来,正好看到了在楼梯口准备上去的银爵。阳光洒下来,树影飒飒摇晃,看的帕洛斯移不开眼,银爵和他对上了视线。他把被风吹起的鬓发捋到耳后,朝银爵打了招呼。

落叶被高高地卷到空中。他们两个谁也移不开眼,谁也无法从对方身上,将视线移开。在这个金色的,被风吹起的周四。